采編熱線:0913—3362222

投稿郵箱:wnw0913@163.com

首頁 > 華山論見 > 網言網事 > 正文

酒 冏

0922-hinpmnq9442439

4b44a3557c0340ed856bff6ee2b60fba_th

在那個開放或放開的年代,大小領導最時髦最愛說的話語是招商引資,跑部進省。那時,沒有禁酒一說。喝酒上臺子正常,喝酒作報告講話也正常。跑長途的大車司機為了提神,座位旁經常放上一瓶酒,困了煩了,憋屈了,呷上一口。坊間傳說的都是某某,喝了多少酒引來了多少投資;某某為一個企業項目落地酒喝到胃出血。

我所供職的單位,雖非經濟行政部門,但考核指標和內容也有經濟社會發展的成份,還涉及民意測評。一省級新聞界朋友,經常為我們的工作出謀劃策,做了不少正面宣傳的事,這便因工作結緣,成了生活中的朋友,有事無事或來或去見面就喝點小酒。

一次,隨領導去一地參加全省性會議,這位朋友又隨會采訪,遇見了自然少不了美酒相伴。當時是夏季,相約晚飯后賞景并喝啤酒。但開會的地方是個孤島,離城較遠,晚上也沒有什么夜生活。跑了一兩里路,只有一家新疆人開的小酒館??救獾木S吾爾族小伙約摸二十來歲,看著挺精神,不停的翻滾著手里的烤肉,烤肉的油汁滴到火爐里,不時閃出火花,映照著小伙滿是汗珠,但棱角分明的五官。小伙子可能來內地時間不長,漢語還不太順溜,嘴里不停的嘟嘟囔囔著,間隙間或能聽見磕磕絆絆,并帶有明顯異域字眼的“羊…肉…串…二元(每根)”。他還不時地用臺面上的一把剔肉刀,拍打著還沒上火爐的肉串。

我倆選了個光線半明半暗的小桌旁落座,緊鄰一桌是幾個年輕人,赤膊著上身,一位還有長長的紋身,正吆喝著“五魁首啊…”,記者朋友看了看我,我們不約而同道“走吧"。再走了走,還沒有合適的地方。便在一家小超市買了幾小瓶當地產的白酒,要了幾袋小吃,隨回到了住處。

開始的話,還能記得。不僅說個人、家庭、孩子,還說了好多工作的話題。隨著空酒瓶的增加,話題也越來越多。似乎還說過為工作盡職盡責,取得好結果而久戰不倒的豪言壯語。直到全部酒瓶成了空瓶,看時間也過午夜,言明天有會,早早休息。便送記者朋友到門口,互道安好,還約改日再喝。

約凌晨三時許,忽聽重重的敲門聲,便搖晃著身子起來開門,沒人。平時的責任心害了我,出門左看右看,“咋沒人”。正自言自語間,一陣風刮來,只聽“砰”的一聲,門合上了。我搖了搖,是鎖上了。我本能地摸了摸褲兜,那有??!全身上下,只掛了條褲頭。瞬間,頭腦嗡嗡的,頭發都直了起來,酒也醒了一半,這該怎么辦?

我無助地依在門上,心里充滿了無奈。“怎么辦?怎么辦……”,時間一分一秒地過著。

“不行,我得去一樓服務臺去要鑰匙”。我心里琢磨著,便來到電梯旁,不知什么原因,電梯間停電。沒有辦法,只得走步道。當從十一樓下到九樓拐彎處,一陣涼風吹來,頭腦又清醒了些許。“這服務臺工作人員,都是女孩子,深更半夜我這套裝備,不會嚇著他們吧?如果還沒等我開口,她們大喊大叫怎么辦?”“再遇保安不問青紅皂白,上來把我撂倒,如何是好……這里全省開會,那個人丟人不要緊,給人市上抺黑事就大了”。我想了想,還是慎重為好。又重折回到了十一樓。

我依然靠著門,手不自覺地捻著褲頭角,眼睛望著幽幽空無一人的走廊,心里突然一靈光,竟泛起一絲得意,虧了這一尺半布讓我保持住了最后一點尊嚴。

那是人們無聊,編的一個段子,也可能有真實的情節。說的是和我類似的故事,只是那個主角比我慘。早年住店是不帶衛生間的。一公人出差,正好又單住一房間。夜急,出門順手拉上了門,等再回到房門口,才意識到門鎖上了,問題是他習慣裸睡,自然一絲不掛。那時的賓館簡單,大多是多層,每層又設有服務室。實在無奈,硬著頭皮準備叫服務員,無意間發現了窗臺上放著一瓶墨水,心機一動,便給自己畫了個褲頭,然后,裝著大方敲門要鑰匙,服務員雖然有些詫異還是給了鑰匙。問題出在本人畫前邊沒畫后邊,得意忘形間一轉身致使大腚走光光。

我這比他強。想著想著心里竟還坦然了。你說怪不怪,心里一活泛,辦法也就來了。

我思忖著“這開會和誰來的?有領導,有同事。但他們都分別在哪個房間不清楚。敲錯了門怎么辦"?我心里又急又有些猶豫不定。站著有些累了,便靠門蹲著。“怎么辦?總不能這樣到明天早上”。

在機關工作的人都知道,排名先后是有規程的,有時還是學問,人和單位都是不能隨便排錯的。像開會這樣的事,一個市參會的人員是應該住在一起的。我是這樣想的,便以我住房為參照物,小號房間應該是領導,我之后的自然是同事。在拿定主意后,便來到旁邊大號房間門口。我輕輕地敲了敲門,里邊“誰啊”?“我”。隨即,門開了。在看見同事的一瞬間,那真是幸福滿滿。我不由叫了聲“我的那個爺哎”,手狠狠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走進房間,但見床上還有人。便不自覺收住了腳步,同事忙說“是司機”。這便簡單述說了幾句事情原委。同事讓出床位給我,他和司機湊合睡。說客套話無用,只能如此。同事很快又入睡了,我卻睡意全無。昨晚的事情,似過電影般在我的腦海中掠過。“我這是酒喝多了,亦或是精神出問題了?還是傳說中的夜游癥呢?”越想心情越焦慮,直至天有亮色,才朦朧睡去。

第二天,在同事的招伙下,隨便吃了點早餐,便上車參觀,上午會議安排是現場觀摩。經一夜折騰,我自然情況不好。“沒睡好?"領導關心地問道。還沒等我回答,他又自言自語道:"我也沒睡好,三、四點鐘,誰敲門問是否報房間漏水,我說沒有,對方說敲錯了"。

我和領導是隔壁,顯然,我是被人敲起來的。領導的話,讓我吃驚,也化解了我的心病。我心里不停地念叨著,"我很正常,我沒病,更沒精神疾病。"試想,沒有這不經意間的化解,我腦海里始終會有一個問號,我可能有問題。并且這個想法會一直延續下去,并不會輕易示人的。

后來,經的事多了,聽得也多了。這件事現在回想起來輕松愉快,談笑風生間,再略加修飾,雖然有些尷尬,但還是妙趣橫生,十分有場景感。但真放在那個蠻荒且科學不發達的年代,如果再遇到一歹毒女人或男人,或巧遇警察搜索罪犯,然再遇一罔顧法律,極糊涂且不負責任,如“滴血認親”之審辦人士,此巧合甚或成為“鐵案"。

案卷記錄大概如下:姓名、性別略去。

作案動機:酒后沖動,本人不能自證清白;

作案過程:酒后夜游,本人不能自證清白;

作案工具:酒后自帶,本人不能自證清白;

作案目的:酒后隨機,本人不能自證清白……

最終審理結論:事實清楚,證據確鑿,情節嚴重……那后半生之路甚或變成,上訪……再上訪……市上……省上……再上……而后,經當事人多年上訪,有關方面反復呼吁,承辦機關認真復查,并調取案卷及聽取調查當年涉及相關人員情況介紹,現予以平反……補發工資……落實退休待遇……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0
本網站部分圖文信息轉載于網絡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聯系及時刪除。網站法律顧問:陜西圣達律師事務所主任 李剛慶
技術支持:渭南青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www.icreditimmobilier.com 媒體支持:陜西網渭南站 投稿信箱:wnw0913@163.com 新聞熱線:0913-3362222 網站備案:陜ICP備14011189號-2
  陜公網安備 61059002000006號     
 
熟妇人妻无码中文字幕老熟妇